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快报

记“南粤楷模”赵天金老师

发布时间:2017-04-18 09:13  作者: 安全教育网-学校安全教育与管理信息化平台  浏览:

  记者手记:2月13日,乳源瑶族自治县民族实验学校开学,下午五点多,忙碌的校园慢慢恢复平静。初见赵老师,被迎到他四楼的办公室,四面粉白的墙,一盏吊扇,玻璃茶几上,放着茶和塑料杯。水煮开,泡一杯当地的茶——天瑶红。天瑶红的香,清淡却绵长,随着杯口的热汽翻腾……正谈着,门外飘过两名学生,过去了,又转回来。赵老师微微一笑,说是他班上的学生,于是出门叫住他们,请进来。学生发现有陌生的记者,顿时有点腼腆,赵老师说:“坐,坐,坐,喝茶吧。”平时没事,学生便会来这里喝茶聊天,甚至有些学生还会称赵老师为“师兄”。赵老师解释说,是因为某次升国旗仪式给全校学生讲话时,他提到自己就是乳源瑶族自治县民族小学毕业的,乳源民族小学就是乳源民族实验学校的前身。所以,他不仅是学生的老师,还是他们的师兄。
 

\


 

  求学

  赵天金老家在东坪镇下寨村东山坑,那是乳源连绵群山深处的一个瑶族小村寨。在考入乳源民族小学之前,赵天金便在下寨小学东山坑教学点就读。谈及此,赵天金感慨连连,岁月深处有无限回忆:一年级时,赵天金因为成绩优秀,获得嘉奖,给他颁奖的老师,恰好就是自己的叔叔。他叔叔是乳源县培养出的第一代瑶族教师。整个东山教学点,是一栋简陋的瓦房,没有操场,没有篮球架,更不要说其他活动场所了。条件虽然朴素,但颁奖仪式却颇有仪式感,十来二十个学生,挤挤挨挨地排在瓦檐下有限的平地里,仰望着取得优异成绩的同学,从老师的手里接过红彤彤的奖状以及奖品。赵天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奖品,是一本封面描着荷花金鱼图案的作文本。小小的他,接过奖品之时,心里激动喜悦的同时却又深深地遗憾着。因为老师告诉他,如果他的分数再高一点点,那么就将获得一个印有五角星的书包!对于当时的瑶山地区而言,一个书包,绝对算得上是奢侈品。

  1982年,为了培养瑶族优秀后备人才,乳源县政府在城里办了民族小学,设立了管吃、管住的“民族班”,从四年级择优录取品学兼优的瑶族学生。赵天金靠着勤奋和努力,考上了“民族班”。在此之前,东山坑已经许久没有孩子考上民族中学。别说东山坑,整个瑶家子弟,能考上民族小学的,亦是凤毛麟角。赵天金无疑是东山坑的骄傲。更加值得东山坑骄傲的是,赵天金三年之后,考上了连州师范学校。赵天金的人生从此与杏坛结缘,这意味着,他至少可以成为一名公办教师。对于大山深处的孩子而言,成为一名公办教师,领国家工资,是非常好的出路,甚至,对于许多瑶族孩子来说,这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而赵天金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没想到,三年之后,命运给他安排了一道艰难的选择题。赵天金在连州师范学校就读期间,依然表现出色,美术方面的成绩,尤其拔尖。1990年,在师范学校的最后一年,赵天金获得了选送韶关教育学院深造的机会。也就是说,他将会成为一名大学生!读大学——这对于赵天金来说,是未敢想象过的梦想,是无法描绘的大大的梦想。然而,这个华丽的梦想,却像华丽的肥皂泡,可观而不可触碰。难以逾越的现实摆在赵天金面前:如果他去读大学,那么正在读小学的弟弟,就得辍学归农,与大多数瑶族家庭一样,赵天金的家庭,竭尽全力,也只能供得起一个孩子读书。与此同时,自从赵天金考上连州师范学校,下寨村的父老乡亲们,便盼望着他能归来,培养出更多的瑶族子弟,走出大山。因为,下寨小学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学生考上民族小学了。赵天金深深明白,教育是大山孩子唯一的希望。这点希望是如此纤弱,如同风雨中的渺小灯火,如果加入一点油,加上一丝庇护,没准就能撑到天明破晓时。

  犹豫不决时,赵天金给做教师的两位叔叔写信请教,写了两封,一封没有寄出。两位叔叔都在瑶山地区任教,大山邮路重重阻隔,赵天金等不到回信。于是,赵天金自己作了一生中最痛苦的抉择:放弃读大学,主动请缨回下寨村任教。回想此事,赵天金至今仍感叹不已:那天下午,我去副校长家里,把只填了一半的保送申请交给副校长。副校长非常惊讶,很是不解,一再要我慎重考虑。但我意已决,把这个宝贵的机会留给别的同学吧。那天晚上,在连江边,我不能自已,泪水一直在流。深夜十二点的江风,呼呼吹过,脸上一阵接着一阵的凉意。陪伴的同学很担心,一再劝慰,千万别做傻事。赵天金不会做傻事的,他只是在跟自己的梦想告别,与此同时,他心里却清楚地明白,另一个更光荣的梦想正在等待着他开启。

  从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