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影视化”道路难走IP改编,留原著的壳还是核?

发布时间:2017-07-06 10:01  作者: 安全教育网-学校安全教育与管理信息化平台  浏览:

原标题:文学作品“影视化”道路难走

备受关注的小说《鬼吹灯》作者诉电影《九层妖塔》侵权案近日一审有了结果——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宣判,认定电影《九层妖塔》侵犯小说《鬼吹灯》作者的署名权,但未侵犯作品完整权。

近期,网剧《余罪》因观众口碑下滑引发了原著作者与编剧骂战,再一次暴露了文学作品影视改编过程中存在的矛盾。 近几年尤其是IP概念大热以来,因影视改编水平参差不齐,或者影视改编“背弃”小说原著等问题,作者与编剧之间频频剑拔弩张。影视作品与文学原著,到底应该如何共存乃至共赢?

影视改编与维护原作彼此难平衡

导演陆川的《九层妖塔》据张牧野小说《鬼吹灯》改编而来,因电影与原作“相隔十万八千里”,一度惹怒书迷。张牧野也认为,电影完全脱离原著,已改编过头,并侵犯了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和署名权,遂将陆川及该电影制作、发行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陆川等被告曾提出,小说和电影是不同的艺术形式,因此,将小说改拍为电影应允许有较大尺度的改编。法院在判决书中则提到,电影未致小说的社会评价降低、损害作者声誉,因此,未侵犯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影视作品有其自身特点,按照行业惯例,编剧的改编过程应被赋予更大的弹性和自由度。

无独有偶,前些日子,根据小说《余罪》改编的同名网剧因高智商刑侦题材而引爆网络,但该剧刚上线的第二季却遭到观众恶评。此前,《余罪》网剧曾带起一轮小说热销高潮。随着该剧口碑急转直下,原著小说作者常书欣坐不住了,甚至公开戗声:“编剧没看过小说,自己乱改,片名可以直接改成《白痴与笨蛋》。”对此,该剧的编剧们委婉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而著名编剧余飞则看不下去了,称不能让编剧背黑锅。此事再次揭开了影视改编过程中或明或暗的一系列矛盾。

除了《余罪》之外,电视剧《亲爱的翻译官》自播出以来,其改编情节对原著的背离也令一些观众感到不满。此外,张艺谋的电影《归来》曾对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的故事内容进行大量删减,直接导致原著书迷不买账。

其实,传统文学作品或类型小说在口碑很好的情况下改编成影视却败北的现象时有发生。即使完全忠于原著的改编,也常常被以原著书迷为主的观众群体所否定。譬如去年播出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即使与原著有95%的重合度,成为高度还原原著小说的剧作,仍有不少“高度尊重原著”的观众认为该剧“不接地气,并不好看”。

改编要尊重还是颠覆?

从去年开始,小说开发成影视作品逐渐成为行业趋势。然而,不少作品在播出后却不被看好甚至广受诟病:篡改原著主线、角色行为缺乏逻辑……诸如此类的指责其实正是改编之困惑的凸显——到底是迷信IP的光环,还是颠覆寻求突破?

对于作品被改编的问题,不少原著作者都曾或多或少地表达过自己的不满。《翻译官》小说作者缪娟表示:“电视剧保持了人物的性格,不过故事改编偏离得有点远,大家还是看书吧。”

相比于缪娟的温和,《余罪》的作者常书欣的态度要强硬得多,他在自己的微博曾公开表示:“改编后的剧情没有逻辑,人物关系混乱,缺乏罪案推理细节。”

针对不少原作者和书迷强调的改编分寸问题,一位业内编剧称:“改编也要因作品而异,对熟知原作的观众来说,需要看到一些新鲜的故事和人物。然而,新的故事和人物能否赢得观众的喜欢?其中的分寸把握是一大考验。一般来说,对于名著,最大程度尊重原著是明智的选择,因为观众很难容忍破坏、损伤原著严肃风格的事,但是遵循原著就能换来收视吗?这又是一个棘手问题。”

像《余罪》这样的犯罪畅销小说在影视化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呈现原著的主要情节。编剧余飞称,刑侦小说吸引粉丝阅读的卖点往往无法通过影视审查,因此小说在被改编成影视剧后,一旦此前的卖点被拿掉,剩下的就只是空壳。“职业编剧还需要在尽量维持原著风格的前提下,为剧中人物设定合理的剧情发展走向,其难度不亚于原创,相当于重新架构故事情节。不过,做原创却不会有原著党据此来骂你‘还原度不够’。”

其实,从目前改编剧的整体情况来看,编剧为小说增光的情况也并不少见。比如此前热播的《欢乐颂》,其原著基本上算是小众阅读的小说,但是在专业编剧的妙手之下,现已成为大众口碑极高的影视剧。

编剧与作家结盟或成良性模式

其实无论作家与编剧的关系如何,影视化一般总是能带动小说的销售。为了让原著粉和影视迷达成共识——既满足原著粉的期待,又能赢得影视迷,编剧和作家结为联盟成为最近小说进行影视改编中的热潮。

《花千骨》的改编从收视率等各项标准来看,都可称成功。该剧编剧饶俊透露,他的经验就是仰仗编剧与原著作者的沟通,尤其是他与《花千骨》作者是高中同学这一层关系更是加分不少。“我跟作者合作的时候,我负责出初稿,她负责修订。这样的方式既能发挥我作为改编者的作用,又能通过作者来保证对小说的还原度和忠实度。尤其是人物性格这些要素,原著作者的拿捏是最准确的。”饶俊说,有过类似的经验后,他在《木槿花西月锦绣》、《醉玲珑》等其他剧本的改编时,都遵循着《花千骨》积累的这一成功经验。

而在去年引发收视高潮的《琅琊榜》,则是直接起用了原著作者担纲编剧。也因此,《琅琊榜》对原著改编很少,差不多80%还原了小说原著,只是在情感线上做了一些调整。

上述流行的改编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编剧和作家的紧张关系。不过,余飞透露说,虽然近两年国内影视界盛行改编网络小说,但国内专业的一线编剧也就四五十人。“没有那么多的优秀编剧可以服务于IP的改编”。

余飞建议,如果作者真的在乎作品的影视还原度,其实完全可以在与剧方签版权合同时,把“需要过目剧本”“参与改编过程”等要求写进去。“但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放弃‘监管权’,那就别那么玻璃心了,对编剧们要多点理解与宽容。”(弗 安)


(责编:张沛、张隽)

http://lyysdz.com